你提供另外两位候选人的材料

你提供另外两位候选人的材料,你会用吗?万丽不作声,叶楚洲又说,事情明摆着,你们三个,各有各的强,各有各的弱,你得踩掉她们,自己才能上去,这个时候,可万万不能有妇人之仁啊!万丽顿了顿,说,你为什么这样做?叶楚洲说,我不是康季平,康季平是为了帮你而帮你,我是为了帮自己而帮你。万丽再次沉默了。最后叶楚洲说,如果是康季平,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,但我不是康季平,我是叶楚洲,你想要的话,就给我打电话。
  万丽心情复杂地回到办公室,闷坐了半天,先将千头万绪理了一理,首先是想到叶楚洲,关于叶楚洲,万丽有几点想不明白的,第一,轻轨的事情既然如此敏感,叶楚洲的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。第二,叶楚洲既然知道轻轨的内幕,怎么可能拱手把城东的地给她?就是为了那个政协常委吗?第三,万丽虽然相信叶楚洲不会拿轻轨的事情到处去放风,但她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下。不料,叶楚洲一接电话后,就开始和她大谈泰国的发展空间,不容得万丽有任何机会提到城东的地和轻轨的事情,万丽开始还有些着急,但听着听着,她明
  万丽心情渐渐地平静下来,泡了一碗方便面,正要吃的时候,电话响了,是班主任沈老师打来的,沈老师告诉万丽,三天后省委组织部要请党校部分同学去开个小型座谈会,名额很少,每个班只能选一个同学,他们这个班,沈老师和黄校长商量下来,决定让万丽参加,座谈会是围绕“如何办好党校干部班”召开的,沈老师让万丽做一点准备,有机会的话,可以说说自己的看法和想法。
  万丽心生着感激,在大厅里寻找自己的桌子,结果发现是在最远的角落里。各界妇女中,最有头有脸的几个,当然是在一号桌上,其他一些有知名度的人物也都在靠近主桌的桌上,到了万丽这一桌上,就是比较一般的人了。也都写着席位卡,但万丽看了看,却基本上都不知道谁是谁。
  万丽心头的气冲了上来,正想推醒孙国海跟他理论几句,突然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踢了她一脚,这一脚,把万丽的一点气给踢跑了,她隔着肚皮轻轻地抚摸着孩子,很快就心平气和地睡着了。
  万丽心头一热,嗓子口又哽住了。听得康季平说,万丽,你今天晚上好好想想,我明天再跟你联系——万丽正要再说什么,忽然发现孙国海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,她竟然没有听到他进门,万丽吓了一跳,对康季平说,好的,明天也愿意改,甚至誓也发过了,但一到朋友叫喊,就控制不住自己,故态复萌。但奇怪的是,从来没有人替万丽说句公道话,批评批评孙国海,几乎所有的人,都觉得孙国海为人仗义,够朋友,碰到万丽,总是夸奖孙国海。孙国海为此很骄傲,有时候万丽说他几句,他会说,就你看我一身的毛病,机关里人人都说我好的。万丽说,那是,你的好,是你牺牲了家庭生活换来的,你可以帮助所有的人,所有的人有求于你,你都尽心尽力,你不好还有谁好?但是谁知道做老婆心里的滋味?
  万丽也笑了一下,但不好说什么。伊豆豆说,余科长看材料是有功夫的,所有的领导报告,她都看得滚瓜烂熟了,倒背如流,只是永远赶不上趟,旧报告背得再熟,一会儿新报告就到了。万丽刚才在办公室正赶上这个情形,被伊豆豆说了出来,不由得也笑了,说,那前边的不是白看白背了?伊豆豆说,你我的想法是这样,可余科长不这样想,你知道她这代科长怎么当上的?就是背报告背出来的。伊豆豆没有再说具体的事情,万丽也不好追问,只是“嘿”了一声。伊豆豆又说,不过那是郑江花坐正的时候,到了许大姐这里,恐怕就没有这样好的事情。万丽虽然还不了解妇联机关里发生过什么事情,但多少听得出伊豆豆的一点意思,随口道,许大姐水平挺高的。伊豆豆说,你慢慢了解吧。她们就分头走了。
  万丽也意识到自己脾气大了点,但满腹的心事,一脑门儿的麻烦,使她轻松不起来,更笑不出来,只是稍微地嘻了一下,就向伊豆豆挥了挥手,要她出去。伊豆豆却不走了,固执地站着,说,你也不照照镜子,看了一天材料,看成个黄脸婆了。万丽嘴不应心地应付着说,那是那是,哪个美得过你伊大美人。伊豆豆说,到下班时间啦。万丽看了看表,又看了看伊豆豆,怎么,你想干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