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三才作出最后判断的样子,让我暗暗笑痛了肚子。

早晚都要退,早死晚死,早晚都要死,横批:早退晚死。不等万丽说什么,向问又道,晚死是好的,但不能因为老是不死就给你们年轻人添麻烦嘛,那样你们该骂我们老不死了,是吧?尤其是你,小万,我可不想影响你的工作,你才上任几天,就要陪我们这些老头子,开了这个头,以后还了得,我们这些人,用场是派不上了,恐怕只有给你添麻烦的份儿。万丽说,向主任,我真巴不得您来找我的麻烦,这至少说明,您还记得我。
  万丽心里一暖,嘴上却淡淡地说,那我要谢谢你啦。“管家婆”说,你没听明白,关键不在这里,好玩的是她站在那里考虑这个问题时的模样,实在是装模作样,其实她心里明明百分之百认为我是佳人团的,但偏偏做出考虑再三才作出最后判断的样子,让我暗暗笑痛了肚子。万丽方才明白,什么别人不能体会,什么别人感受不到,人家的体会和感受深着呢,准着呢,恐怕她和陈佳之间的一点一滴,机关里的人都时时刻刻敏感准确地把握着呢。
  万丽心里一酸,嘴上说,你去做好了。伊豆豆嘻嘻一笑,说,吃醋了吧,不吃醋才怪。万丽不高兴地说,伊豆豆,为什么我的新同事来了,要你这么起劲?伊豆豆说,你看你看,心态已经不好了吧,万小姐,你也太沉不住气了。斗争还没有开始呢,你就已经认输了?万丽说,我认什么输,我斗什么争?伊豆豆说,眼光放远一点,来日方长嘛,你是万丽,你又不是伊豆豆,你得看清楚自己的优势,你的条件也不错,你的实力也很强,你们是势均力敌,好看,好看。万丽说,你看戏啊?伊豆豆说,就是戏嘛,是戏,就会有发展变化,现在是势均力敌,但是任何条件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变化,就看你们两个谁变得好,变得对,变得快。万丽酸酸地说,你们不是都看好陈佳嘛,我变什么变?伊豆豆说,哟哟哟,还不是一般的酸呢,醋缸子都打翻了。万丽虽然嘴上要和伊豆豆争个高下,但她心里明白,伊豆豆说得不错,自从陈佳来后,自己的好心情一扫而空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  万丽心里一犹豫,想说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,计部长却好像看出万丽要说什么,又道,小万啊,我们搞调研工作,看问题的角度很重要,相当重要,角度问题,说到底,也是个立场问题,你说是不是?其实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,就以你们调研的这个南天服装城为例,有些个体工商户手段恶劣,坑蒙拐骗,以次充好,严重影响了市场的声誉,也影响了其他企业的发展,还不服甚至抗拒管理……当然这些问题,你比我有发言权,你们是实地调查过的,我只是道听途说而已。计部长和蔼可亲的一番话却说得万丽心头一阵乱跳,冷汗再次渗了出来,嘴上赶紧说,计部长说得对,计部长说得对,但心思慌慌张张已不知逃跑到了哪里。计部长仍然笑眯眯,又说,现在市委也很重视这个问题,如果你们的工作能抓紧一点的话,我希望能够尽快看到你的报告。万丽说,其实已经差不多,我今天加个夜班,明天就交给计部长。计部长说,你也可以一式两份,一份给赵军,这是程序嘛,我嘛,更想先睹为快,看看我们的第一才女水平到底怎么样。
  万丽心里一阵感慨,说,她要自己照顾你。康季平把话扯了开去说,万丽,你有一阵不来找我了,成熟了,能够自己应付了?万丽苦笑一下,说,不应付又能怎么样?康季平说,有什么新动向了吧?万丽说,让我去省委党校学习半年,但事先也没有征求我的意见,就已经决定了。康季平说,据我所知,这是临时决定的,一个市只有三个名额,人选是早已经定下的,是向问临时换上你的。万丽说,挤掉了谁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